【记者调查】脑瘫儿家长也骗?“网络医托”假冒慈善、冒充医生 拉名患者可获千元

摘要: 事件背景:8月29日下午,云南人艾华带着患脑瘫的大儿子从老家来到北京国康医院,因找不到此前联系他们的文

12-10 02:08 首页 法治传媒

 


  事件背景:8月29日下午,云南人艾华带着患脑瘫的大儿子从老家来到北京国康医院,因找不到此前联系他们的文医生,担心被骗而不敢进入医院。

  实际上,让艾华来北京国康医院的并不是该院医生,所谓的“文医生”只是一名假冒医生身份的话务员。这背后,是一个名为北京东方起点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东方起点公司”)的“网络医托公司”在暗中操作。

  东方起点公司利用连环话术,假冒慈善机构人员和医生身份,骗取全国各地的脑瘫病患者前往与其合作的指定医院就诊,每成功拉到一人前去住院,公司员工可获得1000元提成。

  【8月25日上午,一名员工打开患者资源库,准备给患者打电话】

  【东方起点公司内部的“小儿脑性瘫痪”话术手册,全册共计52页,由北京京军脑瘫病医学研究院咨询部所制】

  【自称北京国康医院的“文医生”给一名患者家属所发邀约短信上,详细列明了医院地址和网址】

  今年8月,新京报记者以应聘为名卧底该公司发现,该公司有3个部门各自负责为一家医院寻找患者资源,这3家医院分别是北京国康医院、北京京军医院和成都西南脑科医院。

  从联系患者到让患者住院,经过了多名公司人员设下的连环局。有人假冒慈善机构人员套取患者资料、有人假冒医生为患者隔空断症,最终将患者引向上述3家医院。

  多个虚假身份骗患者上钩

  东方起点公司的办公地点位于丰台区丰北路冠京大厦5楼。沿走廊两侧分布的十多间办公室大多房门紧闭,但还是能清晰听到各个办公室所传出打电话的声音。

  8月24日上午,在一间门上挂着“成都回访一部”牌子的办公室内,7名员工正在工位上不断讲着电话,话题均围绕“脑瘫”展开。

  【话务员打开成都西南脑科医院咨询系统准备打电话,一旁为“数据筛查话术流程”的材料】

  他们工位上的电脑都打开着一个窗口,上面有病人的相关信息和病史。他们一边打电话,还一边翻看桌上的一本文字材料,抬头写着“西南脑科医院话术”。

  部门主管于飞说,他们所接触的对象都是脑瘫患者,主要工作是通过打电话一步步将患者引入公司指定的医院就诊,“也就是成都西南脑科医院”。

  东方起点曾因虚假宣传被罚

  40多岁的于飞是东方起点公司“成都回访一部”的主管,她自称从事医疗行业快10年,在东方起点公司已经干了三年。

  于飞多次强调他们是一个医疗公司,看的都是一些治不好的病。

  事实上,东方起点公司只是一家咨询公司,并不能从事诊疗活动。

  工商信息显示,东方起点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20日,主要从事投资管理、医院管理(不含诊疗活动)等。

  该公司与成都西南脑科医院也存在直接的关系。按照于飞的话说,公司投资了成都西南脑科医院。

 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,2015年11月,东方起点公司曾因虚假宣传被丰台工商局行政处罚,罚款5万元。

  东方起点公司的工商信息还显示,2016年12月3日,该公司进行了经营范围的变更,增加“医疗信息咨询,健康信息咨询”的经营范围,公司也成为了一个医疗信息咨询公司。

  假冒慈善机构人员名义拉患者

  “干这一行,讲究的是说话技巧。”于飞说,每一个环节都有对应的“话术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发现,所谓的话术一般先以慈善机构的名义博取患者信任,许诺相关的补贴基金,再以“医生”身份告诉患者病情不乐观要及时就医,最终引出他们所推荐的指定医院。

  为邀约患者来到医院就诊,话务员在与患者沟通的时候不仅要假冒医生身份,还要给患者强调危害性,“要告知病情不治疗会是什么样子,最好从生活方面入手。同时还要介绍医院治疗的优势。”

  “冒充医生的员工说话要有底气。”于飞曾教过赵军,“不要以为我们求着他,而是他在求着我们,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医生来看待。”

  于飞多次向员工提到话术的重要性,“一开始不要直接说西南脑科医院,免得对方一听到是医院就挂了。”她说,尽量在话术上做一个铺垫,然后顺其自然地引出医院。

  新京报记者发现,一些脑瘫患者来自于西南地区偏远山村,他们往往以经济条件差拒绝“假医生”的治疗建议。对此,一名“假医生”照搬话术说,“可以用贷款来治疗啊,现在很多人都这么干”。

  三家医院涉“网络医托”

  东方起点公司所指定的医院除了成都西南脑科医院,还包括北京的两家——北京国康医院和北京京军医院。

  新京报记者在北京市卫计委官网查询发现,北京国康医院全称为“北京国康中西医结合医院”、北京京军医院全称为“北京市大兴区京军医院”,均为一级民营医院。

  9月2日,新京报记者来到北京国康中西医结合医院,一名医护人员告诉记者,医院属于综合医院,但脑科是医院的主要科室,“主要治脑瘫”,脑科的床位也比其他科室多。

  记者在网上搜索“北京国康中西医结合医院”,发现多个不同页面的网址,有的网页宣称国康医院专注于呼吸疾病诊疗,有的网页称国康医院致力于风湿病专业规范化诊疗,但都没有关于脑病方面的介绍。此外,尽管多个页面所显示的咨询电话不一样,但医院地址都是同一个。

  每拉到一人住院可提成千元

  8月12日,来自云南的艾华接到了自称是北京国康医院文医生的电话。

  艾华说,文医生称“是21世纪公益基金会委托他们给我打电话,让我把娃带来看。”

  艾华的大儿子患有脑瘫,今年4岁。这几年他在福建打工赚的钱基本都用在了儿子身上,“算下来也有20多万。”

  今年7月底,他在网上咨询过北京京军医院,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。

  8月初,艾华不断接到自称是21世纪公益基金会工作人员的回访电话。根据艾华的描述,对方称能给孩子提供援助金。他同意了对方的要求。

  8月12日,艾华突然接到北京国康医院“文医生”的电话,对方称,是从21世纪公益基金会得到艾华的个人信息。

  新京报记者联系21世纪公益基金会得知,基金会确实有一个名为全国小儿脑瘫患者救助补贴专项基金的项目,北京国康医院和京军医院是他们的定点医院。但工作人员说,他们没有向医院提供过任何患者信息。

 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,艾华一家于8月28日晚从云南老家来到北京,之后住在丰台区靛厂村北京国康医院附近的小宾馆,每天房费140元。

  【8月29日,艾华(化名)带着患脑瘫的大儿子来到北京国康医院,由于联系不上“文医生”,担心受骗的他在医院门口徘徊。摄影/新京报记者 大路】

  8月29日,艾华带着患病的孩子来到北京国康医院找文医生,被一名医护人员告知医院没有文医生。

  事后,新京报记者发现,所谓的国康医院“文医生”正是东方起点公司国康回访部的工作人员文涛。

  由于担心受骗,8月30日艾华带孩子去了京军医院住院。根据医院的诊疗建议,需要对孩子脑部做微创手术。“至于疗效,只有等一周过后到了出院时间,才能观察得出来。”艾华说,当天就交了4.5万元,几乎把带来的钱全交了。

  “文医生”文涛则在懊恼自己的提成突然少了一半。

  他们每成功拉来一个患者住院,会获得1000元的提成。文涛说,艾华是他介绍到北京国康医院去的,但后来却在京军住了院,这样他只能获得500元提成。

  于飞曾给记者算过一笔账,通过提成月入两三万并非难事,“这是一个非常赚钱的行业”。

 来源:有健识


  版权申明:这篇文章为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或独家采用者所有。因为文章被多次转载,或因难以确认原始的作者或独家采用者,故仅标明文章的来源或转载自某个微信公众号,如涉及作品的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删除相关的内容或协商解决版权问题。由于文章的内容为作者的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,同时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特此申明!


欢迎访问法制节目网手机版:wap.law-tv.cn

(长按上方网址复制,粘贴到浏览器访问)

关注我们:长按下图——识别图中二维码



首页 - 法治传媒 的更多文章: